王府翡翠手镯怎么样啊(翡翠王府怎么样)

admin 210 0
《锦绣未央》唐嫣此次在剧中颠覆性出演国破家亡、被人追杀的女主,分集剧情介shào第36集李长乐把未央三日后问斩的好消息告诉了病榻上的母亲,如今可汗临终的zuì后心愿就是再见少主一面。

本文目录一览:

1、王府翡翠手镯怎么样

2、翡翠绿洲什么时候拿地的?

王府翡翠手镯怎么样

《jǐn绣未央》电视剧正在热播中,该剧是一部古装权谋剧,这部电视剧是由秦简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由唐嫣,罗晋,吴建豪,毛晓彤,李心艾等领衔主演。

王府翡翠手镯怎么样啊(翡翠王府怎么样)

《锦绣未央》

唐嫣此次在剧中颠覆性出演国破家亡、被人追杀的女主,凭借凌厉的眼神、恰到好处的微表情,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观剧体验。开篇与拓跋浚(罗晋饰)初邂逅时,李未央还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任性公主。然而,随后的剧情却急转直下,举府欢庆的寿宴上杀机陡生,让李未央在顷刻间国破家亡,巨大的变故更激发出她隐藏的“最强女主”属性。山林遇刺、客栈浴火后,两度死里逃生的李未央愈发冷静聪敏、心机深沉,携带“mǎn点技能”深入敌国仇府,开始“打怪升级”之路。

作为一部建立在乱世背景下的剧作,《锦绣未央》首播当日就上演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厮杀。虽然白刃相接的残酷令人发怵,但这其中也不乏“仁爱”的元素。面对是否让百姓入城的抉择,拓跋浚心怀慈爱,不惜与自己的皇叔拓跋余(吴建豪饰)兵戈相向。两人持有的不同政见,也为后续情节的发展埋下伏笔。

分集剧情介shào

第36集

李长乐把未央三日后问斩的好消息告诉了病榻上的母亲,形容枯槁的叱云柔听到这个消息双目突然放出异彩,她笑着说哪怕李未央是北凉公主,与她斗了那么久,终究还是输了。叱yún柔很欣慰女儿终于成了气候,她告诉长乐,重振叱云家就靠长乐了,就算她离世也走得安心了。

拓跋余打退刘宋大军大获全胜回到平城,皇帝下令平城大宴三日共襄荣耀,并允诺满足拓跋余一个要求作为赏赐。

拓跋余fā现奏章被偷,他猜到此事定与李常茹有关,恰巧李常茹听闻拓跋余回京迫不及待来访,拓跋余一巴掌把她甩得摔倒在地,他说自己从不打女人,今天因李常茹而破例,非但打了她,自己更想杀了她,他还猜到太子妃的死一定也和李常茹有关。还有叱云南也是因李常茹的设计而死,而常茹说自己这样做是为了让兵权落入拓跋余手中。

常茹明白李未央在拓跋余心中有地位,她威胁拓跋余,只要把事情的原委都说出来自然就能救李未央,但他自己的事情就会败露,常茹让拓跋余自己掂量孰轻孰重。

叱云家树倒猢狲散,李长乐带着病入膏肓的叱云柔回到尚书府,二夫人和李常茹不忘墙倒众人推,纷纷上门说起了风凉话,李长乐愤怒于李常茹早知道李未央的真实身份,还设局利用自己出手,李常茹则讥讽李长乐为了以防万一亲手杀死了心爱之人的母亲,那种感觉一定不好受,李长乐反唇相讥,她让常茹不要忘了,能救李未央的除了高阳王还有南安王,皇上可是答应南安王可以随便提一个要求的。

拓跋浚求见拓跋余,想让其替未央求情,但南安王以公务繁忙为由避而不见。

因为无法救出李未央,李敏德一直不肯跟焦统领回柔然,焦统领恳求少主跟自己回去,因为可汗病危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当初送走少主也是逼不利己,如今可汗临终的zuì后心愿就是再见少主一面。李敏德情义两难全,再三犹豫之下让焦统领再等自己一天,一天后他一定跟他回去。

拓跋余终于同意见拓跋浚,他称救李未央可以,但是要拓跋浚一个月内迎取李长乐,且终身不得对未央shuō出实情。拓跋浚明知拓跋余是要自己退出皇位的争夺,还是答应le下来。

未央被押往刑场,白芷和七姨娘悲痛欲绝,白芷让小姐děng着她,她很快下去陪小姐,未央嘱咐白芷如果真把自jǐ当成好姐妹,那么请她好好照顾七姨娘。

拓跋余前往宫中求陛下饶未央一命,并说出君桃刺杀叱云南之时未央身在牢狱根本无法指使,而且如今天下人皆知李未央jī退刘宋大军有功,执意斩杀未央只会引来国民抗议。

就在南安王在宫里面前竭尽全力意图说服皇上之时,李敏德和拓跋浚都做好了劫法场的准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拓跋余带来了圣旨救下未央,死罪免了,但活罪难逃,李未央被贬为奴进宫服役。

未央被罚在宫内做了浣衣局的低等宫女,看着她被老资格的宫女欺负李敏dé在暗处看着只有心酸的份,九公主让敏德放心她huì暗中照顾未央,不会让她遭罪,李敏德告诉公主自己即将离开,未央就拜托公主了,公主让敏德答应自己一定要回来,最起码也要回来看看自己是否遵守承诺。

第37集

未央在浣衣局因替彩屏出头怒打阿青,被管事姑姑林良使罚掌嘴,一直在浣衣局门口徘徊的拓跋浚听到院子里喧哗之声,并提到了李未央的名字,他连忙冲了进去,却不待他开口阻止,拓跋余突然出现免去了未央的皮肉之苦。拓跋浚正欲离开,拓跋余却故意叫住了他,问他是不是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未央?看着拓跋浚逃一般的离开,拓跋余亲口告诉未央拓跋浚即将和长乐结婚,未央闻言脸色苍白。

拓跋浚进宫向皇爷爷请命,他要遵从母妃的遗愿迎娶尚书府大小姐李长乐,皇上问拓跋浚是否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拓跋浚只是坚称要遵从母妃的遗愿,皇上怒其不争,拂袖离开。

长乐即将嫁给拓跋浚,她把好消息告诉母亲,终日处于昏迷之中的叱云柔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居然清醒了过来。

夜已深,未央却了无睡意,她不明白白天拓跋浚来到浣衣局是来告诉依然恨tā吗?还是为了告诉自己他将要迎娶李长乐?殊不知在未央的难眠之夜,拓跋浚也同样彻夜未眠,被痛苦的相思折磨着。

李长乐特意派人来请未央,说是希望未央亲自sòng嫁衣去尚书府。李长乐极jǐn羞辱未央之能事,李家上下除了七姨娘都是道尽冷言冷语。拓跋浚带人前来迎娶,李长乐要求未央扶她上鞍,一脸得意。看着心爱之人受羞辱,拓跋浚痛在心头却什么也不能表示。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回到太子府,李未央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与他人拜堂成亲,拓跋浚也是泪眼波娑,却不得不为之。

未央出得尚书府欲回宫,拓跋余追上来安慰未央,称拓跋浚也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请她不要责怪浚儿,未央惨然称自己和拓跋浚终究没有缘份。一旁轿中的李常茹看到这一幕恨得牙痒痒。

终于qīn眼看着女儿嫁给高阳王之后,心愿已了的叱云柔于当晚撒手归西。

拓跋浚虽与李长乐行了交拜之礼,却不肯喝下合卺酒,又以母亲新丧为名不与长乐同房,长乐在心中暗骂太子妃,死了还要妨碍自己的好事。

翌日一早,李长乐按规矩给公婆上香,在跪拜太子妃牌位时,供桌上的首饰盒被侍女不小心碰落,翡翠首饰摔了出来,长乐急忙让侍女赶紧收拾,还说这些都是娘娘的陪嫁首饰,,拓跋浚听了此话心中顿然生疑。

第38集

南安王把白芷送进浣衣局,他说未央心情不好,让白芷来陪她,白芷看到未央瘦得厉害心疼得不得了。白芷虽然知道了未央的真实身份,但未央对于白芷来说永远是最重要的人。

南安王得知皇后最近为东平王提供了不少接近圣上的机会,叱云南死后,圣上撤换了不少叱云南的旧部,换成了东平王的人,南安王心生不忿,自己hǎo不容易创造de机会,现在却被釜底抽薪。李常茹在一旁听到开始头头是道地为南安王分析,如今高阳王娶了李长乐,自然就已退chū帝位之争,现在争夺帝位就成了东平王和南安王的双雄会,如果被南安王脱颖而出,势必他的母妃闾昭仪将威胁到皇后的地位,作为皇后当然要拉拢东平王了。常茹还说她可以替南安王破解此局,如今刘宋遭遇长江泛滥之灾,不如现在提出南征,助圣上一统江山,一定会得到圣上的支持,到时兵权在握,想要安插自己的人手不费吹灰之力。

朝堂之上分成了两股势力,分别支持南安王和东平王领兵南征,拓跋浚却提出现在无论谁领兵出征都将大败而归,刘宋虽然yǒu大灾,但大魏也有自己的难处,而且大灾之后国库空虚,很难应对一场大规模的征战。魏帝一时难以定夺,只得宣布暂且退朝。

承德向拓跋浚回禀,他去城东土地庙一带打听是否有人在太子妃遇刺当天见过未央,发现一名乞丐承认太子妃遇刺时在土地庙见过未央,可以证明未央没杀太子妃。但他们的人去找乞丐,乞丐以为自己惹了官司逃跑了。

未央和白芷分析案发当天的事,她怀疑那天一定有zì己身边的人在捣鬼,不然不可能把柜子里的信调包,还在树上绑上红巾的。她们把府里的人一一排查,任她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怀疑李常茹。

承德找到了乞丐,拓跋jùn夜审发现乞丐所言不实,乞丐承认一月前有位姑娘曾找过自己为未央做伪证,那姑娘带着乡下晋城一带的口音,承德指出白芷就有晋城噪音,拓跋浚大怒相信未央就是杀人凶手。

乞丐离府后遇袭,承德一路跟踪刺客,发现刺客进了南安王府。拓跋浚震惊幕后黑手竟然是拓跋余。承德查到太子妃遇害当日长乐整日不在家,拓跋浚又想起母亲只拿出来给“未央”看过的首饰,长乐竟然知道是太子妃陪嫁,tuò跋浚断定长乐就是杀母真凶,并断定长乐有帮凶。原来乞丐是拓跋浚故意找来,利用李长乐引蛇出洞调查幕后黑手。拓跋浚将所有的事串联起来一想就明白了,一切都shì拓跋余在幕后操控,他请刺客在滑台行刺拓跋浚,把拓跋浚逼出滑台后接替他成为统帅,立下战功后又害了太子妃,逼拓跋浚娶了李长乐,生生拆散他和lǐ未央。拓跋浚称他一直不想骨肉相残,如今看来非要得到那个位子才能保护自己心爱之人,为自己冤死的亲人报仇,那么从此以后他会忍一切难忍之事。

拓bá浚向皇爷爷提出北和柔然,南御刘宋,整顿内政,与民休息方是上策,魏帝很是欣慰,在自己行将老迈之时终于后继有人,他命令孙儿将其政见写成奏章交与大臣商议。

李未央在宫内和李长乐狭路相逢,李长乐故意羞辱未央,常茹看到故意让婢女去找高阳王过来,她就是要看看拓跋浚的态度,拓跋浚赶到故意斥责未央居然敢对他的妻子不敬,下令将未央杖责五十大板,未央不gǎnxiāng信心爱之人说变jiù变,幸亏九公主闻讯赶到救下未央,却没人注意到拓跋浚已经心疼将将手掌生生地钻出了血。常茹在边上看到这一幕认定拓跋浚是真的把未央dāng成了杀母仇人了。

第39集

李长乐看着如今连拓跋浚都懒得再理李未央了,况且未央也已经沦落为一个卑贱的宫女,她也没有精力再为难于她,其实这正是拓跋浚要杖责未央的苦心所在了。

九公主突然约李长乐进宫,说她是平城第一才女,今天约她前来就是让她鉴宝的,说着她让侍女提上一个笼子,打开笼门里面居然是一只tōng体乌黑的猫,李长乐一看hēi猫马上联想到自己知道的一种名猫叫作“月影乌瞳金丝虎”,九公主顺着李长乐的话说这是从西域带回的名猫,让高阳王妃不如抱bào它吧,李长乐不疑有它,把猫抱起来不停地亲着,九公主在一边咯咯直乐,原来这哪是什么名猫,就是她从路边捡的野猫浑身给泼了黑墨而已,李长乐被作弄了一番,弄了满脸满身的黑墨狼狈而归。

李常茹得知南安王最近经常很晚才从宫中回来,而且心情很好,她再也沉不住气了,她以为李未央这么快就开始转向南安王了。

皇后把浣衣局送来的衣物赏给越夫人,越夫人穿上衣服后吐血身亡。侍卫在浣衣局搜出未央的宫衣里藏有越夫人所中之毒,未央被押上朝堂。

东平王拓跋翰指出,未央是受到拓跋余的指使,毒杀皇后,不想误杀了越夫人。拓跋余百口莫辩,这显然就是一个设好的局,未央提出自己有话需要私下对皇上说,她说如果自己要害,定然要害皇上而非皇后。皇上觉得确实有理,给未央三天时间查明真凶,如果找不到真凶那么未央就等着领罪吧。南安王duì未央说从此案可以看出他men的命运yǐ经被绑在一起,如果查不到真凶,他也无法逃脱干系,所以保未央,就是保他自己。

拓跋浚知道凶手绝对不会是未央,但能接触到衣服的只有浣衣局的人,拓跋浚吩咐承德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查清浣衣局所有宫女的来历,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李常茹xiàng拓跋余献策,不如让lǐ未央不明不白地死了,到时就可以说是李未央故意利用南安王达到复仇的目的。东平王的人也想到了同样的招数,想让李未央畏罪自杀,然后留下遗书招认一切。

拓跋浚明白这是一个针对拓bá余的局,幕后主使就是东平王拓跋翰,想到这里他意识到未央有危险。拓跋余为了救未央决定将对付东平王的计划提前进行。

白芷一直犯愁小姐要是找不到真凶可怎么办?这天真正看到常茹经过浣衣局,白芷眼前一亮,她认为常茹小姐和未央感情最深,一定有办法帮助未央的。

常茹说自己进宫是为了拜见皇后娘娘,白芷请求常茹帮助未央,常茹假惺惺地说她今日拜见皇后娘娘就是请她查明真凶,不要冤枉好人的,白芷却发现常茹往闾昭仪的宫苑走去。

未央奉命给贵人们送衣服,拓跋浚来到浣衣局没见到未央不祥之感油然而生,他派承德挨宫搜寻未央,果然未央走至半路被一个太监打扮的人劈晕,欲将她杀死,幸亏拓跋浚及时赶到救下未央,míng明是心急相救,拓跋浚偏就要装成了正巧路过听到呼救声才伸的援手。

白芷想到自己曾tū然昏厥被秋蓉扶回住所,她怀疑是秋蓉盗取了钥匙在柜中放入了栽赃陷害的书信。

第40集

东平王刺杀未央的计划因高阳王的突然出现而失败,手下安慰东平王不必忧心,明日就是三日之限的最后一天了,未央绝对不可能找出凶手的,到时她的罪名就坐实了。

行刺李未央之人正是红luó,她告诉长乐自己差点就杀了李未央,而救下李未央的正是高阳王殿下,她让长乐自己好好想想高阳王殿下是否值得王妃一片真心?

三日期限已到,东平王着急要治李未央的罪,但中堂侍宗爱却来报称李未央带话告诉陛下已经找到凶手,请陛下移步浣衣局。

未央告诉皇上,凶手就在浣衣局的宫女中间,只要宫女们伸出手自己就能指认凶手。李未央在检查了一边之后认定林良使就是凶手。林良使失口说她指甲上没有裂痕,未央笑称她从未说过自己要检查指甲是否有裂痕,姑姑是不是神机妙算呢?一定是姑姑心虚,所以急急地修剪了有裂痕的指甲。

昨日未央故意让宗爱高调送来衣服,未央知道房外有人在偷听,所以自己故意与白芷说发现衣服上有划痕,所以凶手指甲上一定有伤痕。由此推断谁新剪了指甲就说明谁是昨晚在门外偷听之人,而林良使恰恰在昨晚剪了指甲。ér放毒粉的布包缝制所用边角料除了专事缝补的阿青那有,还有就是林良使房中也有,缝制所用的线则是平shí用来滚边的皎纱线,这种线恰恰只有林良使有。

林良使还想狡辩,九公主适时出现,她说经调查发现林良使近期在家乡置办了大量的产业,明显是受人收买栽赃未央。皇上命人将林良使押下去务必要查出幕后指使之人,未央则顶替林良使做了浣衣局的良使。大家都在恭喜未央新官上任,常茹看着全盘计划皆输,愤然离开。一直在家里替未央担心的七姨娘和李老夫人在得到未央成功找到凶手,已经渡过一劫,还成了浣衣局的管事宫女都双手合十,感谢神灵的保佑。

白芷对常茹早就开始心生怀疑,于是悄悄地跟着常茹主仆偷听她们de谈话,当她听到常茹承认自己设圈套陷害未央杀了太子妃时,白芷激动之下发出响动,被常茹与秋蓉灭口,白芷挣扎之时勾掉了秋蓉的手帕。

惊闻白芷出事,未央赶回去。白芷临终时指着常茹躲藏de方向,而李长乐也zhèng站在那个方向,众人都以为白芷指的是长乐。

白芷的死令未央大受打击,她不再顾及脸面冲上去就要撕打李长乐,拓跋浚为了在人前维护妻子的面子违心地令人向未央掌嘴。未央受着双重打击心灰意冷,意欲跳井轻生,一直躲在暗处看着未央的拓跋浚正想不顾一切冲上去阻止,还好彩屏快了一步拉回了未央。九公主的一席话令未央找到了活下去的目的,那就是找出杀害白芷的凶手。

第41集

拓跋余老谋深算,暗中揭发了拓跋翰围场害拓跋浚一事,之前拓跋翰以为已经把所有参与此事的人给杀了,没想到拓跋余暗中救了几个,为的就是今天能够推翻拓跋翰。皇上又听说了农夫状告拓跋翰圈地、东平王企图私吞银kuàng等事,震怒不已,huáng上命行事公正的拓跋浚调查此事。

李常茹有yì在老夫人面前说二姐在宫里很不好,白芷和二姐情同姐妹,如今无端遇害,而且白芷临终前指认的凶手居然是大姐李长乐。

未央一直在回想白芷临死前为什么拼命把柜子的钥匙塞到自己手里的原因,她忆起之前追问过白芷柜子钥匙是否离身,白芷矢口否认,说自己就算沐浴也是带在身边的。如今把钥匙塞给自己莫非是告诉自己是李长乐使的调包计,杀的太子妃?

彩屏将小太监捡到的白芷遗物珠花、手帕交给未央,劝其节哀顺变。

拓跋翰一直命手下替自己顶罪,拓跋余趁机将自己掌握的证据交了上去。皇上要严惩拓跋翰,却又忆及dāng年对太子的绝情以致太子在天牢zhōng急病而亡,终是不忍再对子孙下狠手,于是下令将拓跋翰贬为庶人,拘禁府中终身不得出。

常茹假借庆祝拓跋翰被贬,做了酒菜与拓跋余共饮,并在房中的香炉中下药,拓跋余中计与常茹圆房。翌日清晨酒醒的拓跋余根本不看常茹一yǎn,捡起地主散落的衣物,跌跌撞撞地逃离了房间。

未央本想哀求皇上彻查白芷之死,但拓跋浚阻拦。拓跋浚悄悄拉住未央,告诉她长乐并非凶手,皇上也不会在意宫女的死因,但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皇上,他担心未央会连性命都不保。未央不解拓跋浚为何要来与她说这些话,他不是一直怀疑自己杀了太子妃吗?如果皇上处死了自己,拓跋浚不是正中下怀吗?拓跋浚一腔真情又不得不隐忍,只得说是相识一场,不想看她枉死而已。

拓跋浚反复劝说,未央也觉得白芷的死另有蹊跷。东平王被除,太子大战已在拓跋浚与拓跋余之间展开。承德将新进官员的名单交给拓跋浚,希望他私下里能找这些官员谈话,但拓跋浚说他不需要为他效忠的下属,他需要是真正为百姓做实事的好官,至于会不会有人别人去拉拢他们,那么这就是对他们的考验了。

为了怕之前的事故再次发生,李未央为浣衣局定下了新规矩,贵人的衣物cóng送来到送走都由专人负责,出了问tí就与他人无尤,她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避免浣衣局再次成为他人利用的目标。

常茹探wàng未央,未央看到秋蓉的手帕与白芷的遗物一模一样,未央反复推敲,并经过现场还原,猜到李常茹才是真凶。

第42集

拓跋余暗中命承安救下叱云南,再次与叱云南合作。已成为柔然元烈王子的李敏德与安乐公主一起出使魏国,焦统领提出要与九公主和亲。李敏德震惊却也无奈。皇帝试探九公主,让其嫁给李敏德的父汗,九公主不答应。皇帝不容九公主抗旨。李敏德去浣衣局见未央,未央才知敏德竟是柔然王子,并得知君桃之前被敏德搭救也还活着。九公主跑来告诉未央自己不要嫁给柔然可汗,未央也暗示敏德主动提亲,敏德红着脸不肯说话,九公主无奈离开。皇上在花园宴请柔然使团,被许配给拓跋余的安乐公主当众刁难九公主,考九公主汉学试题。幸好未央偷偷提醒jiǔ公主,成功化解安乐公主的难题,反让安乐公主丢了脸。李常茹将安乐公主的气愤看在眼中打算加以利用。

第43集

安乐受到常茹挑拨,斥责未央说过对柔然不敬的话,未等未央来得及问明事情原委,安乐命人开始砸东西。cháng茹知道安乐与未央起了矛盾,打算杀死安乐嫁祸未央。安乐甩掉侍卫溜走,李常茹看准时机,命蓉儿发出动手的暗号。此时,未央也被一个叫青叶的宫女叫zǒu,未央察觉不对转头就走,恰巧遇到常茹和蓉儿。常茹知道自己也被卷入此事,联合了长乐为自己开脱。侍卫禀告皇上,安乐公主失踪了。宫人们在井里发现了面目全非的公主尸体,手中攥着浣衣局的腰牌,而浣衣局上下只有未央丢了腰牌。未央说事发时,自己与常茹在湖边,常茹却说自己当时与长乐在一起,未央再次被打入牢中。李未央终于确定,李常茹是害死白芷的真凶。

第44集

皇上迫于压力决定三日后处斩未央。两日后,皇上再次召见未央,同时带来了宫女打扮的安乐公主,原来安乐公主并不想和亲,与gōng女换了衣服打算混出宫外与爱人私奔。同时,安乐公主说当时看到常茹与未央在湖边。长乐转口说常茹误导自己认错时辰,自己并非同犯。皇上下令处死常茹,常茹却说自己已经有了南安王的孩子。皇上命她先生下孩子再行处置。原来未央早已洞察常茹的诡计,安乐刚被投入井中未央就将其救起,如今还免去了和亲一事。众人正在开心之时未央脖子一痛,敏德看到是焦统领动的手。焦统领催促敏德赶快动手,盗取魏国六镇兵备防守图,事成之后不但魏国唾手可dé,柔然可汗的皇位也是敏德的囊中之物,若敏德再不动手,未央性命不保。敏德不知如何是好。

第45集

未央来到常茹宫中,常茹恶人反倒先告状,斥责未央陷害自己,未央最为不解的是常茹为何yī定要zhì自己于死地,本来她的计划里就是故意让常茹当她的时间证人,如果常茹愿意为自己作证,那么说明是自己错怪了常茹,当常茹不惜犯下欺君之罪也要害自己时,未央确定常茹就是杀白芷和太子妃的凶手。常茹告诉未央,虽然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未央,但当未央为了救自己而受伤时,她内心是感动的,甚至每一次利用未央时都会有那么一点心软,但当得zhī自己苦恋十几年的拓跋余竟然喜欢李未央,她就发誓除掉未央。

拓跋余再次警告常茹不要打未央的主意,他说常茹本可以凭着身孕顺利成为自己的侧妃,如今使尽心机却是连这样的机会都失去了,他们都是同类人,他不想动手打她,只希望她能安安静静地生下孩子。

皇上和焦统领商量决定放安乐出宫和心上人一起生活,并统一口径对外宣称安乐公主已经自尽身亡,皇上趁机提出之前商量的两国互市并非不可能,只是要求柔然满足大魏几个条件即可。终于解决了柔然使臣之事,皇上感谢未央在此事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提未央为近身侍女,未央欣然lǐng命。

未央刻意给敏德和九公主创造培养感情的机会,这天她约了九公主和敏德一起到拓跋浚和她的热土一起游玩,拓跋浚后知后觉,他问未央真的确定九公主和李敏德互相喜欢?未央充满信心地说九公主那么可爱,只要给他们创造机会,他们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拓跋浚说要送给未央一份礼物,说着带未央来到一片花海,他说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他自己种下的,当未央被贬入宫后,自己明明可以见到未央却要装作视而不见,心里难过的时候他就来这里种花,想像着有一天未央会看到它们时xīn里就会好过一些。他对未央说希望无论过了多少年之后当她看到这些花就能想到他们之间的幸福时光,他让未yāng相信他拓跋浚决不负她。

李家把未央叫到家里,想让她用御侍的身份在皇上面前替常茹求情,希wàng能让常茹回到家中,但未央坚决地回决了李家的请求,她对老祖母说若不是常茹怀有身孕,她所犯下的罪行百死难恕。

常茹告诉拓跋余的母亲闾zhāo仪,安乐公主和亲虽然不成,但是要尽早给拓跋余安排婚事断了他对未央的念头。

焦统领告诉敏德大汗来信称柔然铁骑已至大魏边境,现在就差六镇兵备图了,他以未央的性命为要胁,让敏dé利用去南安王府赴宴的机会盗取军机处的钥匙,拿到六镇兵备图。

焦统领安插在南安王府的手下告诉他们,六镇兵备图正放在南安王的书房暗格中,只要利用九公主就可以进入内室盗取钥匙。无奈之下敏德只能假装头晕骗九公主带自己进入内室,打晕九公主之后寻找钥匙。

第46集

拓跋浚回到府中发现李长乐备了酒菜正在自己房中等着,说是看夫君最近辛苦了,特意备下滋补的菜肴,想让夫君好好补上一补,拓跋浚厌恶之情不便流露,只得找个jiè口匆匆离开。侍女告诉长乐听说lǐ未央成了皇上的贴身侍女,这以后和高阳王殿下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了,李常茹如此算计之下李未央居然还越发越高,此事着实令李长乐懊恼不已。

皇上日理万机头痛症频繁发作,未央建议皇上应该劳逸结合,她带着皇上赤着足去花园踩鹅卵石,以达到足底按摩养生的功效,还可以消除疲劳、缓解疼痛。皇上对脑中充满古灵精怪主意的李未央越来越喜欢。

敏德顺利拿到军机处的钥匙,偷偷潜入军机所,找到六镇兵备图,他正犹豫要不要拿走军备图,一旦拿走,他就成了出卖大魏的叛徒,此时,已经得知钥匙被偷的拓跋余带人赶来将军机所团团围住。敏德中剑,焦统领及时赶到带走了敏德。敏德不顾自己de伤势,逃出来后最关心的是未央有没有事,焦统领却说情况紧急,他出来时已经没有时间取消毒杀李未央的计划了。

中常侍大人因看李未央照顾皇上yǒu功特赏了桃花酿,未料到酒中已被柔然密探下了毒。敏德不顾自己shāng势严重,一路急奔进宫,总算赶在未央即将喝下毒酒之时成功阻止,敏德赶到饮下毒酒,为怕未央发现破绽又匆匆离宫而去。敏德赶到驿站,焦统领发现敏德中毒马上拿出解药让王子fú下,但敏德在失去意识之前一定要焦统领答应从此不再伤害未央才肯服用解药。敏德因之前身中剑伤,流血过多,又饮下毒酒对身体伤害很大,御医认为敏德后期能恢复到何种程度尚很难说,也许只能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拓跋余带人包围了驿馆要见敏德,拓跋浚闻讯预感是敏德出了事,他进宫与未央通气,未央担心敏德的安危,让拓跋浚前往驿馆看看情况。此时驿馆中已是剑拔弩张,焦统领借口王子病中不宜见客,南安王正欲硬闯,jiǔ公主突然现身,chēng自己昨晚一直和王子在一起,将拓跋余挡了回去。

赶走了拓跋余,九公主回房看到李敏德已醒,她说有几个问题要问请李敏德如实回答,她问李敏德此次回大魏的目的是否就是偷取六镇兵备图?如果此事被父皇知道、被大魏子民知道,那么试问zì己该如何面对?李敏德坦承承认自己的意图,但他说自己从未想过要伤害公主,所以在最后一刻他还是没有拿兵备图。

李常茹不甘心从此就被人遗忘,退出南安王妃的竞争,这日她听说李长乐进宫,派了侍女蓉儿前去请来李长乐,貌似好心提醒李长乐不要太相信高阳王,因为他可能什么都知道了,而拓跋浚当初之所以娶李长乐,无非是因为和南安王之间的一笔交易,原因就是救李未央。

早朝时拓跋浚主张将杂营户并入郡县成为平民,拓跋余不允,两人意见相左从朝堂吵到了御书房,huáng上询问未央意见,未央讲了一个北凉人的故事告诉皇上,若将奴隶变成平民会创造更多的财富,国家也会变得更加繁荣富强,皇上赞同未央意见。拓跋余当场请皇上答应未央做自己的皇妃,众人皆惊。

第47集

皇上震惊之余将拓跋余和拓跋浚都支开,独留xià未央,他问未央究竟和南安王之间是什么关系?未央称自己和南安王没有任何关系。皇上很明确地说他不希望子孙之间因为她而起争执,高阳王也好、南安王也好,都不是她可以接近的,他让未央千万别再行差踏错,说完让她退下,并表示这段时间不想再看见她。

拓跋余在花园里拦住未央,未央质问他怎么可以向皇上提出这样的请求?拓跋余不以为然,他说自己早就说过一定会让未央成为他的女人。这番话让正兴冲冲跑来见南安王的李常茹听在耳nèi直恨得银牙咬碎,她又将所有的恨全部添加到李未央的身上。拓跋浚此时赶来,说希望皇叔能配合他的工作,他知道拓跋余麾下私兵很多是杂营户,还是及早将他们放出,恢复他们的身份为好。拓跋余这才知道拓跋浚的提议其实是冲着自己而来。待拓跋余离开,拓跋浚建议未央不如趁这几天皇爷爷不需要她照顾有点空闲,他们偷偷溜出宫去看花灯吧,俩人根本没有留心现场还有第三人,李常茹决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李常茹把这件事通过书信告诉了李长乐。lǐ长乐约拓跋浚一起赏花灯,拓跋浚借口有重要的shì情不能去,没想到李长乐独自来到街市却看到拓跋浚和李未央携手赏花灯,狠毒的李长乐趁未央独自进店替拓跋浚画花灯时用木棍打晕未央并纵火烧diàn,看到浓烟从花灯店冒出拓跋浚急着要进店救未央,檀香跑过来说长乐不适让拓跋浚回府,拓跋浚不管不顾冲进火场救出未央。当拓跋浚当街抱着未央庆幸未酿成大错,李长乐却坐在轿中为自己的夫君心中根本没有她而痛哭。

承德事后告诉拓跋浚,那天檀香称娘娘晕倒,而事实是在自己回府后,长乐才从外赶来。拓跋浚怀疑花灯店纵火案是长乐所为。

长乐佯病卧床,拓跋浚出于礼节前去探望,长乐依然不依不饶问夫君当初娶她之本意是否因为李未央杀了太子妃娘娘令他伤心了?并一定要拓跋浚回答是不是爱过她?拓跋浚顾左右而言他,让长乐安心养病,不要胡思乱想。

承德受拓跋浚之托联系景穆太子在位期间的幕僚,希望可以找到证明当年父qīn根本就是清白的证据,承德称当年提交太子tān赃证据的人虽然已死,但他死前曾提过还有另一本账簿可以证明太子的清白。但可惜的是此人的亲朋好友都死了,显然是被幕后主使之人灭口了,拓跋浚称自己一定会努力找到证据。

公主心疼李敏德为未央付出了那么多却什么也不肯说,敏德说公主还不是更傻,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意,还在这里无怨无悔地照顾自己,他们就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傻子。

李常茹无法说服拓跋余不娶李未央,决定把李未央给毁了。tā打算设计让皇上以为未央私下勾搭拓跋余,命蓉儿将迷情香放到未央房中的熏香里,再命人将未央、拓跋余引到房中。常茹引着皇上去抓奸,没想到打开李未央的房门看到的竟是蓉儿和太监小林子瘫软在当地,未央此时从外面进来,看到小林子问他怎么取个东西那么长时间?小林子称他来的时候看到蓉儿在房内准备偷东西,他想抓她,却浑身无力。皇上宣太医前来查验原因,李常茹开始惊慌。

第48集

太医证实蓉儿和小林子是中了迷情香,未央从蓉儿身上搜出了和房中香炉内一模一样的药物,皇上明白le,蓉儿到未央房中不是来偷东西的,而是来下药的。在李未央和南安王一致的口径之下,皇上很快就将矛头转向李常茹,他知道是常茹想陷害未央、拓跋余二人,皇上命常茹诞下于嗣后立刻处死。

身处绝望的李常茹一口咬定是蓉儿出卖了自己,她明明用的是最厉害的迷情香,而且南安王对lǐ未央也早就不怀好意,她的计划根本就是滴水不漏,没有失败的可能的。李未央骂李常茹真是死性不改,她怀着身孕留在宫中,老祖母是多么担心她,可她偏偏不知安分守己,也许她用的是最厉害的迷情香,但她低估了自己对拓跋浚的感情。原来未央在紧急时刻yǐ死xiāng逼制止了拓跋余,二人恢复理智后,抓住在门外偷听的蓉儿,设下圈套令常茹的奸计暴露。死到临头常茹依然怪老天不长眼,原本这个局她是为李未央和高阳王所设,她也bù知道为什么事情阴差阳错变成了zhè样。

宫中传出消息说李常茹已经畏罪自尽了,皇上得知消息称李常茹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他的皇孙;李常茹的母亲几近癫疯;李未央也以为白芷的大仇得报……其实是拓跋余用另一具尸体假冒常茹,并将常茹接入府中安胎,打算待她生产后若能安分便放她zì由。

李敏德因重伤加中毒一身武功几乎全废了,他不愿意以一个残缺之人拖累公主,狠心一再拒绝公主的真心,公主虽然生气,却无法说服自己不关心敏德,终于敏德决定接受公主,他问公主是否可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公主高兴得连声答应。

承德交给拓跋浚一封信,xìn上约拓跋浚今晚在城西树林相见,也许此人知道当年太子被冤一事的幕后主使之人。拓跋浚分析当年父王被废,直接得益者就是如今已被贬为庶民的东平王拓跋翰,但仔细想来拓跋余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得到东平王的信任的,不管是谁做的,他一定会让对方血债血偿。拓跋浚带着承德按照地址等待却始终无人前来。当晚钦命大臣宗正家惨遭灭门,一百余口无一生还。

皇上得到消息震怒,欲杀京兆尹,群臣替京兆尹求饶,拓跋浚、拓跋余共同请愿愿与京兆尹一起替查明此事,皇上给他们十天时间,若逾期未破案,不仅京兆尹要死,就是他们两人也难逃罪责。拓跋浚对未央说他昨晚苦等约定之人未出现,而与此同时宗正大人惨遭灭门,他觉得两件事情之间yī定有关联。众人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前凉兵器凉云刀的痕迹。皇上气极要重新抓回凉奴,未央恳请皇上让自己查明此事,皇上答应给她十天的时间。

高阳王sān番五cì替未央求情,皇上担心孙儿已经知道太子妃遇刺的真相,他把责任推到未央身上,说未央接近高阳王一定是别有用心,未央真诚地向皇上表示自己与拓跋浚是真心相爱的,请皇上相信她和凉民对大魏的一片忠心,但皇上称不管未央对高阳王是不是一片真心,他绝不允许未央纠缠在他的子孙之中,凉云刀一案不管未央能不能chá出真凶,她都将永远离开高阳王。

第49集

常茹被拓跋余软禁起lái无法外出,但她依然不甘心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她命人送书信去太子府约李长乐见面一叙,常茹问李长乐是否想夺回高阳王的心,李长乐仰tiān长笑,为了得到拓跋浚的眷顾她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甚至不惜杀人令自己的手沾满鲜血,令自己夜夜噩梦惊扰,但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所以tā决定毁灭,她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李长乐称自己看不起常茹为了得到一个男人摇尾乞怜,丧失尊严,她是李长乐,一定要保留最后的尊严。一番话把心狠手辣的李常茹也说得暗暗心惊不已。

拓跋余得知李常茹私自与李长乐联系,决定带她转移,绝不再给她与外人接触de机会。李常茹却说自己冒险和李长乐联系也是为了帮殿下,dāng初她埋zài李长lè和拓跋浚之间的火种竟然已经熊熊燃烧,如果李长乐决意背叛拓跋浚,那么她将是对付拓跋浚最好的武器。

宗正府的血案是拓跋余命叱云南做下的,当年诬陷太子并在牢中杀害太子的主谋正是拓跋余,拓跋余得知宗正拿到了证据,才命叱云南杀掉宗正夺回账簿,chì云南虽然没有找到账簿,但他向拓跋余汇报已将府中所有的证据毁灭。叱云南在杀宗正全fǔ时刻意嫁祸李未央令拓跋余很是不满,叱云南称自己和李未央不共戴天,杀李未央是他心心念念要做的事,拓跋余提醒叱云南如今自己是他的主人,天下都即将掌握在自己手里,他绝不允许叱云南动他喜欢的女人。

拓跋余、拓跋浚、未央、敏德与九公主一起去宗正府分头寻找证据,未央和拓跋余发现书房有密室,未央发现密室中别有洞天,她想让拓跋浚赶来后一起查看密室,但拓跋余不小心触碰到机关,密室的门徐徐关上,匆匆赶来的拓跋浚只看到未央的衣角。未央拼命拍门告sù拓跋浚自己在里面,让他想办法开门,拓跋余在室内却发现了之前叱云南一直找不dào的账簿,他正考虑如何毁灭证据,外面正设法进来的tuò跋浚等人触动了机关,顿时室内乱箭齐发,墙壁徐徐向中间挤压,拓跋余为救未央胳膊中箭,却不顾自己的伤shì拼力顶住挤压过来的墙壁把未央护在身前,未央不解拓跋余为什么要救自己,拓跋余称未央是唯一值得他救的女人,能和她死在一起是他今生最好的经历。而室外拓跋浚和李敏德为了制止机关的发动也是拼了命地支撑,幸亏九公主在关键时刻找到了解除机关的按钮才算是化解一场灾难。众人将密室中的几大箱资料都搬到室外,还来不及好好查证,已被守在宗正府外的叱云南等人放火箭付之一炬。

叱云南通过红罗约出李长乐见面,李长乐没想到表哥居然没死,叱云南说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最大的心愿就是恢复叱云家往日的荣耀,而李长乐则表shì她的目标就是帮拓跋浚的敌人毁了拓跋浚。

拓跋浚命承德加紧调查宗正府灭门案到dǐ和景穆太zi案有何关联,承德、君桃再次约见那天送信却失约之人,送xìn人乃宗正府家奴,他称宗正大人吩咐一定要将账簿交给高阳王殿下,话没说完即被暗箭射杀,叱云南带人包围了君桃、承德,为救君桃,承德背后中刀身受重伤。

第50集

第50集 - 叱云南中计被捕遭拓跋余灭口 拓跋浚请求翻案欲扳倒拓跋余

危险时刻是李敏德率人及时赶到救援,才令君桃和承德保住性命。拓跋余得知宗正府的家奴已与承德接触过,tā生怕会有什么重要的消息泄露,他指示叱云南绝不能让承德活在世上。红罗得到叱云南的指令后将毒药将到李长乐手中,李长乐借口探望承德伤势来到他房中,称要亲手喂承德汤药以表心意,承德看穿李长乐居心,故意装成bèi药呛到,挥手间将药碗掀翻在地,让李长乐的歹毒计划流产。

君桃告诉拓跋浚等人,那个打伤他们的面具人应该就是叱云南。拓跋浚猜出叱云南已经投靠了拓跋余,而害sǐ自己父亲的正是拓跋余。未央猜到是李长乐给叱云南通风报信。拓跋浚决定利用长乐,yǐn叱云南现身。拓跋浚与zhǎng乐一起用晚膳,承德突然进来告诉拓跋浚,宗正大人还另有一本账簿藏在城外紫音观中,拓跋浚故意大声让承德带人去取账簿,李长乐偷听到两人对话早已在心中盘算让红罗将消息带给叱云南。叱云南得知消息后决定不管真假qián往紫音观一趟,手下建议叱云南是否请示拓跋余后再作打算,但叱云南急于立功,决定擅自行动,不能让账簿落入拓跋浚手中。

夜深人静时,拓跋浚、敏德、承德骑mǎ来到道观要求见观主,当叱云南kàn到拓跋浚手捧账簿从道观出来急忙现身让拓跋浚交出账簿,未曾想他已中了拓跋浚的圈套,哪有什么账簿,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抓zhù叱云南所演的一场戏而已,当叱云南现身,手持长máo的兵士从四面八方涌出,任叱云南功fū盖世也只dé束手就擒,拓跋浚令人将其押下,待明日交于圣上定夺,没想到拓跋余早派人埋伏在此,见叱云南被擒,瞅准时机一支冷箭射出将叱云南穿胸射死。

拓跋浚将叱云南的尸体抬到皇上面前,向皇上禀告叱云南即是宗府灭门惨案的元凶,并讲出宗大人之死与太子案有关,因为宗正大人手上有一笔站bù能够证明景穆太子的清白,他要求皇上下旨重查景穆太子一案。拓跋余却指出拓跋浚证据不足。叔侄俩在皇上面前互相攀咬、贬低、指责令皇上大为恼怒,最终答应再给拓跋浚三天时间查明真相。

皇上心绪不宁,他知道自太子殁后孙子之间早已风起云涌,或许zǎo日立储可以解决纷争,他问中常侍在他的子孙中哪个更适合继承大统?两人一番探讨之下似乎更属意行事刚毅果断的南安王,觉得高阳王过于感情用事,不够沉稳。

拓跋浚既与皇叔拓跋余撕破脸面,自不必再在李长乐面前做戏,他令人将李长乐软禁起来,李长乐声嘶力竭地诅咒拓跋浚永远得不到李未yāng,俩人必将阴阳两隔。

拓跋浚鼓动群臣在朝堂之上纷纷向皇上进言,称景穆太子宽厚仁义,决不是能做出贪污敛财之事的人,请求皇上能够重查当年之案,皇上思虑再三决定重查太子贪污一案。

第51集 - 皇上zāo暗算 拓跋余逼宫

拓跋浚、未央再去宗正府搜查证据。拓跋浚和李未央终于发现了àn格找出了证明太子清白的账本,账本还揭露了拓跋余的狼子野心,未央与拓跋浚连忙赶回京城向皇上禀明此事。

此时,在太子府中,红罗混入拓跋浚的书房,躲在床下。拓跋浚向皇上禀告拓跋余陷害太子,皇上下令捉拿拓跋余。拓跋浚建议明早召见拓跋余,偷偷捉拿他。

拓跋浚回府后,告诉承德明日的计划,不想被藏在床下的红罗尽数听去。早朝前,皇上召见拓跋余,拓跋余早有准备地让侍卫将拓跋浚抓了qǐ来。

此时,宗爱进来报告皇上出事了。皇上弥留之际告诉未央,杀害自己的正是宗爱,皇位传于长孙拓跋浚,并将扳指也给了未央。而此时,拓跋余带人前来逼宫。

第52集预告

拓跋余利用李家人性命逼未央承认皇上传皇位给了自己。未央不忍连累家人,答应替拓跋余说谎,但是要求放走所有人并让自己和拓跋浚见一面,拓跋余答应。

未央来到天牢看拓跋浚,告诉拓跋浚皇上已死,拓跋余逼自己改了遗诏,自己一定会保护拓跋浚活下去。拓跋余安排未央在朝堂上宣布先皇传位于南安王,众臣质疑,未央拿出先皇留下的扳指作为证物,大家这才信服,尊拓bá余为帝。

拓跋余释放了老夫人与七姨娘却不放拓跋浚,未央痛骂拓跋余无耻。七姨娘寻找敏德,原来未央在送七姨娘出宫门时,暗中塞给了七姨娘一封信,让她转jiāo敏德。lǐ未央觉得撑不住了,她要拓跋浚放弃自己,并说出,她有那么一刻真的爱上拓跋余。拓跋浚精神变得失常。

翡翠绿洲什么时候拿地的?

应该是在2001年左右拿地,经过两年的建设最早于2003年开盘,由于前期资料欠缺,此表单仅统计阳光家缘有预售证的推案。

该项目自2003年五一开盘以来,以“高品质泊岸别墅”,“CEO官邸别墅”“shān顶王府别墅”几大别墅系列迅速打响市场,创造了广州地产别墅市场的奇迹----“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别墅”!2005年8月,翡翠绿洲森林半岛庄园豪宅一期正式发售,一周之内新推出标准层单位基本售完,令整个广州房地产市场为之侧目,2006年,翡翠绿洲叠加式空中别墅héng空出世,成为引领后别墅时代的艺术地产之作。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